当前位置 > 股票推荐网 > 财经要闻 > 产业经济 > 西部将迎一轮巨大发展红利 成渝经济圈、关中平原城市群提速城镇化

西部将迎一轮巨大发展红利 成渝经济圈、关中平原城市群提速城镇化

发布时间:2020-05-23 13:05来源:全球财经股票推荐字号:


  5月17日,新华社授权中共中央、国务院《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发布,意义深远。


  《华夏时报》记者注意到,此次意见提出了36项举措,其中对西部城镇化的着墨较多,比如因地制宜优化城镇化布局与形态,提升并发挥国家和区域中心城市功能作用,培育发展一批特色小城镇;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;统筹城乡市政公用设施建设,促进城镇公共基础设施向周边农村地区延伸等。


  相比东部来说,西部地区的城镇化水平依然较低。据统计,2019年西部12个省份中,除了重庆和内蒙古外,其余10个省份均低于60.6%的全国平均水平,而西藏、甘肃、云南和贵州4个省份的城镇化率更低,均低于50%。


  “不少西部地区的城镇化率低于50%,城镇化发展将是新时期西部大开发的一个重点、突破点,更是一个重要的经济增长极。”5月20日,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接受《华夏时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要推动城镇化建设,需要有硬件的支撑,也就是需要进一步加强基础设施的建设,尤其是加强新基建及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领域,通过对这些领域的大力投入,不仅可以带动新兴的新科技行业、互联网行业发展,也可以使建筑、家电、机械等传统相关产业受益,可增加更多的就业机会,吸引更多的人才前往西部地区进行创业和就业”。


  四川居首位贵州逆袭 转自:股票推荐网 WWW.GUPIAOTUIJIAN.CN


  西部大开发战略自1999年启动以来,迄今已超过20年。这20年间,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巨大进步,但也因各种因素影响,不同地方的增长情况差别很大。


  本报记者在梳理西部12省份过去20年GDP变化时发现,经济增速前三的分别是贵州、陕西和西藏,这三个地方的经济增长超过了15倍,而贵州更是高达18.5倍。


  不比不知道,贵州省2019年地区生产总值达16769.34亿元,而在1999年贵州省的经济总量仅为907亿元,相差18.5倍。可以说,这20年,贵州经济发展实现了逆袭。 转自:股票推荐网 WWW.GUPIAOTUIJIAN.CN


  “贵州经济之所以快速增长,这与地方政府准确把握了政策和时机不无关系。”贵州省社科院研究员苟以勇说。据悉,贵州在过去几年中大规模建设高速公路、高铁等,极大地改善了贵州发展的环境,加上贵州发展极快的大数据、烟酒产业、旅游业等独特资源的发挥,经济因此获得快速增长。贵州省通信管理局发布的《2019年贵州省互联网发展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9年12月底,贵州全省互联网企业数量达到360家,贵州省大数据产业发展指数为76,仅次于北京和广东。


  在西部12省份中,位居第二的陕西省,GDP在20年中增长了15.2倍。


  “陕西经济的快速增长,得益于煤炭、石油等能源资源的快速增长。2014年后能源价格下行,但陕西所受到的冲击远比东北、山西、内蒙古要小。”在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看来,陕北重点建设能源化工基地,实现了跨越式发展,既有煤炭石油能源产业,也有装备制造业,抵御风险能力较高。


  相比而言,西部大开发受益最大的是重庆、成都。本报记者从重庆有关部门了解到,当年在首批西部大开发项目方面,重庆因成立直辖市的时间不长,西部重大的建设项目一半都放在了重庆,如机场、轻轨等项目。四川省则地形很特殊,全省最大的平原处于成都,因此天府之国的美名最初只是指“成都平原”,发展成都无可厚非,但是在重庆直辖后才开始飞跃发展。


  数据是最好的证明,1978年重庆GDP为 67.32亿元,位居全国第四,同年成都以 35.94亿元位居全国12,可见当时重庆有很大的优势,而成都则相对差不少。但到了1988年,重庆GDP 70.6亿元,位居全国17,成都 87.6亿元,位居全国第十,这10年重庆GDP仅增量3亿余,成都却增加了一半多,后来居上。


  成都已成为新一线城市的榜首,2019年成都GDP以1.7万亿位居中国第七,重庆以2.3亿的总量已成为中西部最大城市,接近广州。可以说,借助西部大开发,成都、重庆发展都很快。第二轮西部大开发不期而来,值得期待的成渝经济圈建设任重且道远。


  城镇化将大提速


  “西部将迎来一轮巨大的发展红利”。多位受访者称,推动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,基础设施仍是重点任务。“统筹做好西部大开发各项工作,可拓展我国经济发展空间”。原国家发改委综合处副处长冯德林告诉本报记者,随着“升级版”西部大开发战略决策出台,西部地区有望进入一个快速增长的通道,城镇化建设将加速发展,西部沿边城市将迎来新一轮基建红利。


  无独有偶,梁海明也表示,西部地区推动新一轮的城镇化建设,必将为西部地区的产业发展带来新一轮蓬勃发展机遇。“随着新一轮政策对西部倾斜力度加大、西部与共建‘一带一路’更深度融合,将给相关行业带来巨大机遇。”梁海明告诉《华夏时报》记者,“在西部加快城镇化建设的同时,也可以推动西部地区更好地参与‘一带一路’建设,更积极拓展‘一带一路’沿线国家的市场,尤其是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的市场,为我国的出口贸易拓展更大的国际空间。”


  而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则对《华夏时报》记者表示,西部大开发做了20年,效果比较明显,主要是西部GDP占全国的比重上升很快,大概21%。“现在,一些基础的设施已经形成,比如说高铁、高速公路,现在正好可以做城镇化,成为西部城镇化非常有效的推动力。西部的生态很好,空气也很好,在宜居方面还可以做很多的文章”。叶青说,新一轮新西部大开发的背后,是中国经济即将开启的全面换轨。


  不过,现在的西部地区有很多省的经济发展客观条件比较差,如平原少、山地高原多、土地贫瘠、交通基础设施落后,因此要提高西部地区的整体收入水平,就需要加快西部地区的城镇化。“相比珠三角、长三角的‘遍地开花’不同,西部地区的城镇化更加需要因地制宜,更加需要突出中心城市的带动引领作用。”叶青表示,加快中心城市发展是西部城镇化的一大关键,而此次《意见》就提到,要提升并发挥国家和区域中心城市功能作用。


  当前,西部地区有成都、重庆、西安三大国家中心城市,昆明、贵阳、南宁、兰州、乌鲁木齐等省会城市的辐射带动力也在不断增强,这些城市未来都将发挥重要的引领带动作用。据陕西省城市经济文化研究会会长张宝通分析,城市的发展不是大中小城市齐步走,而是要优先发展中心城市,西部的省会城市正迎来发展的黄金期。

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